普通人實現「虛擬人自由」

1 評論 4049 瀏覽 1 收藏 17 分鐘

編輯導讀:抖音上的柳夜熙,讓虛擬人的知名度進一步擴大。不僅是科技公司、互聯網大廠在虛擬人身上挖掘可能,普通人也想體驗一波虛擬人自由。本文作者對此進行了分析,與你分享。

養一個虛擬人,可太貴了。

高昂的制作成本及其帶來的低產能是懸在從業者頭上的一把達摩克里斯之劍,尤其是那些希望做出高精度內容的創作者。

抖音上的柳夜熙,視頻每秒要燒一萬元以上;準備一套頂級的光學動作捕捉設備,五十萬打底;一場虛擬直播背后場地建設投入需要上百萬;除此之外,還有對專業人才、軟件、營銷等各個環節的投入。

但是顯然,這個從去年開始飛起來的賽道,沒有任何降溫的跡象。各種形態和人設的虛擬人層出不窮,春節期間,他們異常忙碌:雪爪科技的灰頭發虛擬人Gina參與了萬科商場線下新春營銷活動;基于小冰框架誕生的虛擬氣象主播馮小殊上崗為冬奧天氣播報;柳夜熙在除夕夜還在抖音上“追蹤”一只叫“寅”的妖怪;B站上的虛擬主播和偶像團體也在給觀眾們拜年……

而一級市場也用腳投票,直言“虛擬化”勢不可擋。據投中網數據,2022年甫一開年,該領域相關的投融資事件發生近百起,金額超過4億元,背后不乏紅杉、IDG、順為等明星機構。

虛擬主播紛紛上崗,虛擬賽道熱火朝天,但一些問題也隨之浮出水面:看虛擬直播時,粉絲究竟在看什么?有哪些真人主播給不了的東西?制作成本的問題依然存在,有什么技術解決方案?虛擬人toB的商業模式如火如荼,但是距離“人人皆可虛擬”的愿景還存在巨大差距,實現的路徑又是什么?

春節期間營業的虛擬人

左、中、右分別為柳夜熙、A-Soul成員和馮小殊

01 主播“由實入虛”

六年前,被稱為VTuber鼻祖的絆愛(英文名Kizuna AI)在YouTube上出道,她是一個棕色長發、大眼睛的小女孩,經典形象是戴一個粉紅蝴蝶結發箍,身著白色制服。

之后,她幾乎日更,唱歌、直播打游戲、雜談,各種各樣的視頻,與真人視頻創作者無異,甚至與觀眾、粉絲有更高強度的互動。與初音未來、洛天依等虛擬偶像不同,絆愛的背后少不了中之人和動捕設備,可以理解為是真人“披上了這個動畫形象的皮囊”進行內容呈現。

絆愛的出現,打開了虛擬內容創作的想象力,她也因為活潑的個性和各類型的活動積累了龐大的粉絲群體,在她的YouTube頻道 A.I. Channel上有超過300萬訂閱者,在B站上超過150萬。

去年12月,出道5年的絆愛發布視頻,宣布將在2022年2月26日的“Hello,World 2022”演唱會后無限停止活動。在畢業留言中,她說:“與五年前相比,虛擬的存在以及人類擁有虛擬形象在世界上變得逐漸沒有違和感,是一件非常值得開心的事。也成為了我重新審視自己的一個契機,畢竟你看,我已經不再特殊了!”

被粉絲昵稱愛醬的VTuber絆愛宣布畢業

這段話令無數粉絲破防,也道出了事實。類似絆愛的虛擬主播接連出道,頭部的有輝夜月、電腦少女小白、狐娘大叔、未來明等等,V圈文化逐漸豐富成型。根據日本調研機構User Local的統計,自絆愛出道起,截止2020年9月,四年內有164億日元進入這個看似小眾的領域。彩虹社、hololive等日本虛擬主播經紀公司大力擴張,個人勢(指不簽約公司,由自己打理策劃、直播、公關等事務)的VTuber涌現。

虛擬主播粉絲人群與二次元圈層高度重合,因此在國內,有二次元基因的B站成為一個聚集地。2021年,在B站12周年慶上,CEO陳睿表示,過去一年共有超過32000名虛擬主播在B站開播,同比增長40%,虛擬主播已成為B站直播領域增長最快的品類。

在其他視頻、直播平臺上,主播們也以各種虛擬形象現身,比如Twitch上擁有85萬關注者的CodeMiko,是由一名韓裔女程序員個人創造的3D虛擬形象,性格不羈、行為潑辣,每天進行近5小時直播,與觀眾互動頻繁,美國科技媒體在The Verge在一篇文章中稱她為“新一代的虛擬脫口秀主持人”。抖音上,也出現了金桔2049、妙善公主,現階段粉絲量分別為26萬和7萬。

Twitch當紅虛擬主播CodeMiko

為什么主播們一個個“由實入虛”,創造出這一個個打破虛擬與現實邊界的存在?

對于主播來說,虛擬形象確實是一個面具。不難理解,這張面具帶給無數的人全新的機會。或許有人因為性格、外貌等種種因素不愿以真實形象示人;或許有人倦怠了三維世界的一成不變,想嘗試另一種更自由、更理想人設;或許有人更愛技術賦予虛擬形象與觀眾的各種互動玩法。

虛擬形象意味著某種可能性。這種可能性將會以何種方式最終呈現,取決于個人或是團隊的創造力。

其實CodeMiko背后的“技術員”不掩飾自己究竟是誰,她也常以真人形象現身,但是有了CodeMiko這張面具,她的直播更有梗了。從吊帶到小丑,變裝只要1秒,打賞名單在她胸口滾動,她在直播間不僅“上過太空”,也被“當場炸死”過。

這些也帶給粉絲很多真人主播無法給予的東西。除了新鮮好玩的互動方式和視覺效果之外,文化層面上,動漫、科幻是Z世代年輕群體的精神養分之一,而虛擬形象所激發的認同感、親密感、歸屬感尤為獨特。

但是不同于真人主播天然的面孔與聲音,虛擬主播是有技術門檻的。

CodeMiko曾經從事動畫工作,自己會建模會編程,因為熱愛動捕技術,貸款買了全套設備,硬件花了3萬美元,每年還有9千美元的軟件維護費。不菲的起步價讓不少人望而卻步,但既然虛擬化趨勢勢不可擋,那么為通往“圣地”修路的生意自然也是價值可觀。

目前已有不少從業者開始著力于降低虛擬門檻、讓普通人也能“虛擬人自由”。以小K直播姬為例,作為一個虛擬內容互動創作平臺,一方面它顛覆了傳統的硬件動捕方案,提供了全球領先的低門檻、高精度的動捕技術,真人無需佩戴任何設備,僅僅用一個普通的RGB攝像頭就可以實現身體、手指、表情等高精度實時3D捕捉;另一方面則是系統提供高自由度的3D捏人功能,有臉型、頭發、眼睛等200個自定義捏人維度,也同時支持用戶自定義導入符合格式的原創形象。

而且,這套系統免費開放給用戶使用。這大大降低了進行虛擬直播的成本,讓更多有表達欲與創造力的普通人擁有了通過虛擬形象直播的自由。而從行業視角看,更多用戶的加入會讓UGC的內容數量和比例增加,從而促進整個內容生態的繁榮。

“你們這個就黑科技的離譜,關鍵我昨天自己試了一下還真就這么離譜。” 一位B站網友在小K直播姬的一條虛擬直播教學視頻下評論。

小K直播姬的B站內容

02 尚未破局的市場機會

小K直播姬“黑科技”的背后是2017年成立的云舶科技,創始人梅嵩和陳敏都出身于游戲行業,作品有《王者之劍》系列手游。其采用的所有視頻動捕技術,都由云舶科技自主研發,公司先后完成了BV百度風投,五岳資本,CCV創世伙伴的多輪融資。

傳統的3D虛擬人直播所采用的動捕方案通常是慣性動捕和光學動捕,前者依賴于重力和磁場,通過真人穿戴慣性傳感器測量骨骼部位運動,數據再處理為模型,而后者是依靠光學攝像頭在專業攝影棚內進行,高速攝像機從不同角度跟蹤穿戴動捕設備的真人運動。但是兩者都價格不菲且一人難以完成。

小K直播姬的動捕技術核心是AI,使用普通攝像頭通過卷積神經網絡識別人體的骨骼關鍵點,最終捕捉到人體的動作。小K直播姬可以追蹤超過100個識別點,覆蓋面部、手部和雙臂,而且實現3D深度信息的掌握,讓畫面呈現不同于“紙片人”的立體感。

云舶科技在去年11月正式開啟了小K直播姬的公測,并在B站上陸續發了使用教程和新鮮玩法視頻。公測3月,注冊用戶已達2萬。春節期間,內容數量出現井噴,使用小K直播姬開播虛擬轟趴館、虛擬演唱會等虛擬互動的直播達1000多場。

而參與測試的虛擬主播也感受到了技術的能力,據云舶科技數據,在虛擬互動場景下的觀眾彈幕數量同比增加4280%,加入電池禮物激活DJ打碟等互動特效,單場電池禮物的收益增加了5倍。

免費使用聽上去是不是有點令人不可置信?但非常清晰的是,小K直播姬瞄準的是現在尚未被挖掘虛擬人ToC的市場,背后有經游戲、直播等行業驗證的商業邏輯。

首先,小K直播姬借鑒了游戲行業的產品思路和運營模式。功能面向主播免費,幾乎是0門檻,內置付費內容,主要的虛擬資產有服裝、飾品等道具,以及解鎖各種互動玩法和打賞方式。在主播收到的禮物和打賞中,小K收取一定比例的費用。隨著更多場景設計的出現、迭代,可玩性高的道具會越來越豐富。

同時,與聚合流量的直播平臺進行合作時,也采取類似游戲的聯運模式。由小K提供完整的產品功能和內容,并根據平臺需求提供一定的定制服務。當內容隨著UGC的力量充盈起來,觀眾、粉絲的參與感和付費意愿提升,主播、平臺、小K三方都從中受益。

小K自研的AI動捕技術不僅僅可以運用在虛擬直播中,也面向用戶提供線上創作UGC動畫和短視頻,在短視頻、游戲、創意營銷、展會活動中發揮價值。

小K降低了虛擬主播的入局門檻

在ToB商業模式先行,“客戶為大”的虛擬人市場,小K想要做的是通過虛擬主播這個切口讓更多的普通人參與進來。

在商業化方面,虛擬人技術框架提供商小冰的一條思路是,產出更多針對具體行業數字化需求的數字人,比如萬科的財務崗的優秀員工崔筱盼、每日經濟新聞可以24小時播報的主播等。在近期與「真探」的一次交流中,小冰COO徐元春表示現在的收費模式是標準化能力模塊的選配,“按雇傭人的邏輯去收費”。

一些垂直虛擬人廠商和IP孵化和運營類公司主要的收益來源是演出、代言、直播電商等,合作方式多樣,有短代也有長代,很大部分是根據客戶需求去定制形象,以及結合營銷節點去做策劃。

虛擬人的市場尚在早期,業內在摸著石頭過河,建立自己的技術和差異化壁壘和摸索尋找行之有效的商業化手段。

C端的需求存在,這或許從蘋果的Memoji功能、韓國捏臉軟件Zepeto的流行就可以間接驗證,而再早之前還有QQ秀——究其根本,這是人們對于在網絡世界中重塑自己身份的一種渴望。

但是長期以來,因為技術的局限性和高企的成本,C端的需求和創造力都難以得到最大程度的釋放,小K直播姬的出現,拉開了一道口子。

被稱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和日本定位手游直播的平臺Mirrativ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去激活C端的潛力。前者的游戲內容主要由UGC組成,后者也提供靈活的虛擬形象直播功能Emomo。據了解,小K直播姬還計劃圍繞3D動捕和游戲進一步開發虛擬內容的創作工具。

如果說傳說中的元宇宙一定會到來,可以肯定的是,那會是一個人人參與的賽博空間。當我們再去思考網絡世界上真實和虛擬的界限,或許這條中間線本就模糊不清。

披著一張“皮”的虛擬主播,難道就不是真實的么?無論呈現形式如何,都是一種可貴的自我表達,他們與粉絲之間的情感聯結也真實存在。

 

作者:耳東陳,公眾號:真探AlphaSeeker

本文由 @深響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朋友在奇跡暖暖跟QQ炫舞里面養女兒跟兒子,越養越窮,最后把游戲號賣了。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