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屆年輕人,不想做大廠螺絲釘了

12 評論 2萬 瀏覽 10 收藏 16 分鐘

編輯導語:95后,被稱為“一睜開眼就是繁榮世界”的Z世代。面對如此繁榮的世界,大膽、有想法的z世代年輕人也表現出和“前輩們”不一樣的職場選擇:他們抗拒墨守成規的工作,拒絕做大廠的螺絲釘。推薦對職場感興趣的用戶閱讀。

內卷、打工人、職場PUA……每一個新詞的誕生,都藏著年輕人的無奈和掙扎。

如果把職場比做一座工廠,每個人都是“打工人”。我們創造了這座工廠,但伴隨著社會機器飛速運轉,人卻容易被裹挾而走,成為一顆小小的螺絲釘,丟掉自我,塞滿焦慮。

據DT財經發布的《2020年輕人理想工作報告》,超過八成的職場人認為自己并沒有從事理想工作,大家評價現實工作的核心關鍵詞是“壓抑、平淡和內卷”。

職場一直是輿論的風暴眼。在996、黑話、大小周等各種熱搜的助推下,互聯網大廠更是走上風口浪尖,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大廠員工也逐漸被奇觀化。

但拋開“大廠螺絲釘”“加班重災區”等標簽,他們也只是一個個平平無奇的打工人——可能在一份并不是十分滿意的工作上,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也可能在一份充滿危機感的崗位上,求一份職場的上升或生活的安穩。

每一根大廠螺絲釘,都是努力的打工人。

更值得注意的是:伴隨環境的變化,大廠員工也悄然發生著變化。

互聯網告別狂飆突進,如同告別一場百米短跑,步入更考驗定力與目標感的長跑賽道。

身處其中的大廠年輕人,也不再愿意被KPI裹挾著狂奔向前,轉而尋求一種更自足與放松的行為方式。

吐槽、摸魚、養生、斜杠技能……看似消極的行為背后,藏著一群年輕人的自嘲和反抗。

或許,如何面對這些自嘲和反抗,也是步入互聯網下半場的大廠,需要解答的問題之一。

一、當互聯網下半場碰上職場新人

對于互聯網來說,這是最好也是最壞的年代。

一方面,互聯網如同一只龐大的章魚,不斷延伸它的觸角,與人們的生活已密不可分,一場疫情,更讓互聯網平臺的作用得以凸顯。

另一方面,一系列變革隨之而來,讓人難以意料。

“二選一”“大數據殺熟”等壟斷行為被嚴肅整頓;996、007成為企業發展奮斗的紅線,大廠陸續取消大小周制度;用戶隱私和網絡數據安全,也成為大眾的重點關注對象……

中國互聯網已經進入“下半場”,粗放的高速增長已經一去不復返。這意味著一個時代的結束,另一個時代的到來。

依靠人口和技術紅利的時代終于過去,大廠暫別了高速增長,紛紛進入長跑賽道。

互聯網人必須轉變思維,才能適應新賽道的規則。

在互聯網下半場,90后、00后成為中流砥柱,他們是移動互聯網的原住民。互聯網是他們學習、工作、社交、娛樂的主戰場。

上世紀70年代,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在《文化與承諾》一書中提出“后喻文化”概念,在后喻文化階段,人類將自己熟知的世界拋在身后,生活在一個完全陌生的新時代,后輩開始教前輩怎樣在這個每天變化的新世界生存。

享受著全球化、移動互聯網和大國崛起的復合紅利,新一代年輕人越發顯露“后喻”的特性,他們觸覺敏感,行事干脆,不墨守成規,更具獨立和反叛意識。他們是崛起的后喻青年。

當后喻青年們進入職場,也為大廠帶來了新鮮血液,迸發出不一樣的火花,甚至開始撼動舊有的職場文化。

撼動職場文化的第一步,就是狼性文化不怎么被待見了。

狼性DNA已不被年輕一代的求職者追捧,他們天然抗拒太過激情洋溢或劍拔弩張的職場環境,也不喜歡權威主義和爹味說教包裹下的職場PUA。他們,是被多元互聯網養成的最不好忽悠的一代。

年輕人越來越難管了。“到點下班”“不開無意義的會”“只做自己職責范圍內的工作”“在工作和生活之間尋求平衡”……類似論調已成為年輕人的主流聲音。管理者們很難再按個人意愿或舊有套路,去對待年輕員工。

年輕人忠誠的對象首先是自己,然后才是團隊和集體。

內外形勢的變化,也讓大廠們開始做出改變,取消996、試點強制6點下班、努力創造更加開放包容的工作環境,換取員工的工作積極性與文化認同。全新的雇傭關系悄然重塑。

二、年輕人職場反抗指南

前段時間,《中國青年報》面向全國大學生發起一項就業調查,結果顯示:64%的大學生熱衷于互聯網行業——即使經歷許多波折,新一代年輕人對互聯網大廠依舊懷揣向往。

但我們必須承認,如今的互聯網大廠,依舊有很多不夠完善的地方。

996、大小周工作制慢慢退潮,但許多員工為了完成任務,還在隱形地加班;“35歲魔咒”橫亙在眾多大廠中年人頭上;很多女性面臨工作和家庭的雙重責任,職場壓力更加巨大……這些都需要企業花費時間與技巧來繼續優化。

外部環境無法在一朝一夕之間改變,于是我們發現在內部,打工人們試圖通過各種行為,來奪回在職場上的些許控制與選擇權。“職場反抗學”由此誕生。

這是一種微妙但有趣的平衡:員工并非消極怠工,只是用一種慵懶、自嘲、個性化的方式,來尋求放松、舒緩焦慮、表達訴求。而如何接納這些行為,也成為考驗大廠包容度的一道考題。

企業和員工都在尋找一個恰當的平衡。

1. 吐槽成為顯學

針對職場的吐槽,不僅是脫口秀比賽最受歡迎的話題,也是如今打工人日常的必備素養。

作為職場社交平臺的脈脈,雖然行業資訊才是更正經的內容,但大廠人還是把它變成了吐槽的“樹洞”。脈脈用戶在晚間20點到21點達到活躍最高峰,活躍人數100萬,下班回家后,脈脈為睡前的大廠員工提供了匿名發泄的機會和渠道。

在互聯網大廠內部,吐槽也成了員工標配。在各大廠內網,發帖可以匿名,吐槽更被鼓勵。

前段時間,螞蟻集團的內網上也出現了一個名為“狗皮膏藥彈窗何時休”的熱帖,內容是很多用戶對于支付寶彈窗的批評截圖,引來大量員工自發留言吐槽。帖子很快就“榮登”內網熱帖第一,蓋樓近200層。

這一屆年輕人,不想做大廠螺絲釘了

內部與外部的聲音匯集起來,倒逼螞蟻立即成立了專項小組,將彈窗治理提上日程,盡管這會影響很多部門和員工的KPI。

人的負面情緒,往往需要一條下水道。吐槽幫助職場人宣泄壓力,也讓更多大廠看懂更真實的員工心態。

正如脈脈聯合創始人王倩在接受采訪時說:“這一代人成長在網上,表達也在網上,相比過去的職場,今天的互聯網人更加主動、積極,他們既簡單隨意又深刻豐富,既善于八卦也嫉惡如仇。”

2. 摸魚成為技能

博主“枉洋捕撈”曾說:“工作再疲憊,劃水要學會,工作再緊張,摸魚不能忘。”摸魚就是互聯網大廠打工人的核心技能,是他們對職場壓力與加班文化的無聲反抗。

據智聯招聘最近發布的《Z世代職場現狀與趨勢調研報告》,95后比85后更愛摸魚,僅三成95后每天工作9小時。

每天早晨擠進早高峰的人群,來到摩天大樓中的一格,連軸工作一天。如果不會一點摸魚技巧,那可真是度日如年。

為了更高效地摸魚,打工人創造了各式各樣的摸魚姿勢。

摸魚已經成為一種職場正義。

有人帶薪拉屎,如果每天花十分鐘工作時間排便,一年下來就相當于累計了5天免費年假。

午后下樓吹吹風、逛逛星巴克、回去順便抽根煙,也是互聯網人摸魚的基本操作。

前段時間,螞蟻集團搬到新園區,室外陽臺正好對著西湖后山,于是就慢慢變成了“摸魚角”,有人甚至搬來了茶具、椅子、健身器材,還有人搬來了家里的望遠鏡,觀察各種小動物的迷惑行為……

這一屆年輕人,不想做大廠螺絲釘了

當然了,摸魚并不等于消極怠工。樓下喝杯咖啡,或去后山散步,聊的也是工作。換個環境上班而已。

摸魚是時代的產物,是一種流行文化,是面對職場壓力時更尊重人性的選擇——在不得不被迫“卷起來”時,你也有方式和權利,尋求內心的寧靜和放松。

3. 養生成為學問

自從枸杞和防脫生發液成為“雙十一”熱門產品那一刻,就意味著:養生已不再是中老年人的專利,反而成為年輕人的新寵。

在巨大的工作壓力和職業焦慮下,年輕人的發際線開始后移,體重不斷飆升,就像一首歌里所唱的那樣,“還沒年輕就變得蒼老”。

于是,年輕人的人生新四大目標,由此誕生:頭發濃密、睡眠良好、財富自由、情緒穩定。

建議把脫發列入工傷范疇。

大廠內部的朋克式養生,也孕育而出。

舊式的保溫杯泡枸杞已經落伍,生脈飲、人參五寶茶、復合維生素成為新晉續命補藥。

午餐的外賣變成了健身操,頭頂的發帶變成了香薰眼罩,脖子上的beats也變成了按摩儀。

大廠也更懂員工了,就連螞蟻的新園區,也標配了正骨按摩診所……

深藏功與名,關心脊椎與腰椎,習慣了一路狂奔,也終于走到積極續命的人生節點。誰說不是呢?回歸生活也更關注身體的大廠人,或許更適合未來的互聯網長跑賽程。

4. 斜杠成為趨勢

這屆年輕人,永遠不會滿足于一份穩定工作。

這是一個人均斜杠、兩棲的時代,大街上隨便抓一把年輕人,可能一半以上都有副業在身。《2020年兩棲青年金融需求調查報告》顯示,全國兩棲青年規模持續擴大,超五成的受訪者正準備或期待開展副業。

在大廠,也是一樣。許多看似平凡的員工,白天在工位上默默無聞,夜晚卻在另一份崗位上開啟自己的“第二人生”。他們可能是舞臺上舌燦蓮花的脫口秀演員、兼職的健身教練、二次元漫展常客……

斜杠,是年輕人獲得自由和安全感的重要渠道。誰說工作、生活只能二選一,這屆年輕人告訴你,下班之后,反而能解鎖更個性自由的靈魂。

斜杠青年有特別的品格。

三、唯一不變的,是始終在變

時代和環境總在不知不覺中流轉變化,如同上一個浪潮落下,就有下一個浪潮掀起。

過去數十年,互聯網推動了無數的變化,大廠也聚集了無數聰明的頭腦,成為浪尖上的弄潮兒。

如今,時代變化,00后也開始進入職場,曾創造許多改變的互聯網大廠,也到了接納新人、升級文化、做出改變的時刻。

最近,秋招季開啟,知乎與螞蟻集團共同制作了一份《職場萌新預備手冊》,其中一些職場問答,就能窺見這種變化:年輕人到點就下班,不裝樣子了;越來越喜歡正面剛了;更愿意用word,不樂意用PPT了……

如今的職場新人,期待著更開放包容、更現實坦誠也更有同理心和洞察力的公司。

他們更喜歡為員工健康提供支持的公司,更青睞致力于為社會創造價值的公司,更愿意進入規則清晰、激勵制度健全、不依靠打雞血更相信員工自驅力的公司。

這需要企業發揮更強的適應性,進化出一套全新的組織文化與管理模式,吸引新一代的職場員工,才能為可持續性的發展,注入源源不斷的活力。

對于大廠,我們或許可以保持耐心與期待。畢竟,開放、包容與創新,曾經就是互聯網誕生時烙印下的底色。

繼續擁抱變化,不妨先從接納年輕開始。

 

作者:杜恩;公眾號:新周刊(ID:new-weekly)

本文由@新周刊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對抗內卷,就靠冉冉崛起的Z世代了,加油!

    回復
  2. 只是很多工作,說白了,很無聊又沒有利益而已。甚至沒有用處。比如周報。

    回復
  3. 新人生目標是我本人沒錯了,財富自由,其他三個都迎刃而解了。

    回復
  4. 我的摸魚方式就是看各種書籍,看各類文章,這對我是最好的休息

    回復
  5. 員工不摸魚,難道在崗位上發光發熱,燃燒自我?有工作可以,別讓咱一天8小時全在忙就行,我的薪資水準配不上那個工作量

    回復
  6. 摸魚只不過是給自己喘口氣的時間罷了,大部分年輕人還是很積極向上的,不是不愿意為大廠創造價值。

    回復
  7. 妙啊 作為實習生的角度來看真的絕絕子

    回復
  8. 摸魚斜杠一個不落 是這一屆大廠人的標配

    回復
  9. 隨著時代的進步,職場上的變化也挺大的,社會上的機遇也變得多起來了。

    回復
  10. 新時代嘛,有很多新機遇,大家自然想要搞一些新的,不過吧,卷王到哪里都是卷王

    回復
  11. 好多人都是口嫌體正直,嘴上說著躺平、摸魚劃水,背地里當卷王。

    回復
  12. 時代和環境總在不知不覺中流轉變化,如同上一個浪潮落下,就有下一個浪潮掀起。

    回復